当前位置:首页 > 日照好家风 > 文章作品

【日照好家风】以仁处事,以厚待人

稿件来源:日照纪委       发布时间:2017-12-29 09:33       浏览的次数:1578

严格来讲,出身贫寒的家庭,并没有成文的、系统的“文字”家风传承,毕竟,市井百姓不是文臣武将,没有惊天动地、辅国安邦的伟业,也不似才子佳人,没有花前月下、缠绵婉转的缱绻,升斗小民更注重的是养家糊口、安身立命。但,家风作为一种规矩、一种精神,更多的通过言传身教、身体力行、人情世故来展现、传承。比如我们家。

我生于山城,长于山城,是我们家族的第四代。按时间来算,在山城也已定居了一百多年。


曾祖父在爷爷几岁的时候就已经去世了。所以,对于他,我并没有深刻的印象。真正的家风应当是从爷爷那里开始启端的。作为一个外地人,异地谋生,本分踏实是首要的条件。


爷爷是个理发匠,为了养家糊口,他才七八岁就踩着板凳学理发、为别人理发,用理发这微薄的收入不仅养活了四儿两女一大家人,还兼济了两个弟弟、两个妹妹成家立业,促使整个家族开枝散叶,在山城立足。理发行业的特性,决定了地址要靠近人流量多的地方,所以,爷爷的小店就一直在集市旁边,并随着集市的搬迁而不断变化。乡里人赶集,尤其是卖东西的,都要早起,占据有利位置,大多来不及吃早饭,午饭也是自带煎饼。煎饼比较干硬,因此吃的时候能有一口热水自然更好。理发店是一定要先给客人洗头的,热水是必备的。赶集的乡人,无论相识与否,总有到店里找爷爷要口热水,就着煎饼凑合着吃饭垫饥。爷爷总是来者不拒,有时甚至将热水全部送完,耽误了理发。更有时,对于没有带饭的乡亲、乞丐,将自己的午饭送给他们充饥。我小时常去送饭,因此亲身见证了数次,总是不解。爷爷话很少,我心里还是有些怕他的,后来实在忍不住问他为何如此,爷爷说,乡里乡亲的,出门在外不容易,能帮人一把就帮一把。当初我们在山城安家,也多亏了大家的帮持,人要记得感恩,你怎么对别人,别人就怎么对你。后来,爷爷年龄大了,挑不动水了,常有乡人前来帮助挑水、烧水,更有顾客跑老远的路专程找爷爷理发,爷爷去世的那一天,很多不相识的乡人都赶来送老人最后一程。我不知道这里面有没有当初爷爷曾经帮助过的人,但我想,这是对爷爷宽厚待人最好的解释。


我相信,家风虽然属于道德范畴,蕴含文化内涵,但与基因一样,是可以继承、传承的。父亲他们兄弟几人就体现了这一点。从名字上看,父亲兄弟取辈分为“仁”,兄弟几人的名字合起来正好是“仁义礼智信”。爷爷没上过学,不识字,我很诧异于父亲他们的名字如此有内涵,或许,因为“仁厚”家风已融入我们家族的血液、渗入骨髓,一脉传承。


父亲亦少言,小学毕业后,作为家中长子撑门立户,从事农事,后参军,转业至工厂从事维修工作。一日,与工友同修汽车,二人分工,父亲负责车内仪器仪表,工友负责车身部件。后来,车底有故障排除不了,工友向已经修完车内仪器仪表的父亲求援,父亲二话没说,钻到车底查看,不想意外发生,油箱着火,父亲抽身不及,全身被大面积烧伤,送往医院救治。我永远忘不了那个夏天,躺在病床上体无完肤的父亲。至今,父亲身上的烧痕仍遍布全身。事后,我曾经问过父亲为何“多此一举”,父亲只是说,工友就要相互帮助,要不怎么还叫工友呢?换了别人,也会这么做的。当时年少的我,并不懂得这些,但是看着病房里人来人往、工友悉心照料,似乎又明白了一些。


坦白讲,平民之家无大事,父辈并没有明确的告诉我家风是什么,但我从他们的言行举止、从他们的为人处世,体会、领悟到了些许。所以,女儿的班级布置“我的家风”手抄报作业,女儿问我们家的家风是什么的时候,我沉思许久,告诉她我们的家风是“仁厚”,仁爱宽厚,以仁处事,以厚待人。

此誌我的家风,此誌仁厚代代传承。


作者:李军 日照市五莲县总工会

中共日照市纪律检查委员会 日照市监察委员会 版权所有 鲁ICP备15000873号-1 技术支持:至信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