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日照好家风 > 文章作品

【日照好家风】父亲的荣耀

稿件来源:日照市纪委监委网站       发布时间:2018-06-05 09:14       浏览的次数:985

父亲已经离我而去十几年了,他的音容相貌至今仍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里。

每逢看到和父亲年龄相仿的人,我总是不由自主地陷入沉思。冥冥中父亲仿佛又来到我的身旁,亲切地呼唤着我的乳名:文生啊,你一定要好好上进,给我争名誉啊!每当节日来临,我更加怀念天堂里的父亲!父亲他那“争名誉、争名誉……”的嘱托唤儿声,回响在我的耳边,使我心情久久不能平静。

父亲仅有小学文化,爱好却十分广泛。他打得一手好算盘,是村里大队会计和“外交家”。父亲识文解字,在那个年代,也算是村里的“文化人”了。他不仅善于学习,读书看报,收听广播和新闻,而且为乡亲写信、红白喜事查日子看黄历。为了方便学习,他经常将新华字典和词典放在自己的枕头边。父亲的一生善事为人,乡亲有什么难事,都愿意到我家找父亲诉说帮忙。方圆几十里的人们,提起父亲大名都竖起大拇指,说他是个好人、善人。

这种好名誉,他坚守了一辈子,为全村老少服务了一辈子,同时也得到了村民的褒奖和认可。从小耳濡目染父亲的这种品德,让我在未来的成长道路上受益匪浅。

我家是有着七口人的家庭,在那个时代,应该算是一个大家庭了。那时候的生活,家家都是相当困难的,吃上顿没下顿,是经常有的事。好在父母省吃俭用,盘算着过日子,生活还能维持。但比起邻居大爷爷家的生活,就逊色的多了。邻居大爷爷是个工人,是吃公家饭的。每当大爷爷回家的时候,总是买鱼割肉,他家的饭菜香,总是飘到我家里来。他家的孩,也是我的小伙伴,故意拿着好吃的,到我家门口炫耀,馋得我直流口水。

每当这时,父亲就唠叨起来,咱家也没有个当工人的!我知道,那时当工人,就能改善家庭生活条件,能够吃上大鱼大肉。自此,在我的幼小的心灵里,把能当工人当作我人生的萌芽目标,把好好学习,与吃上鱼肉紧密地联系起来了。

学生时代,当时家境条件不好。父亲为了不影响我学习,周末骑着自行车,风雨中颠簸十几里的路程,到坪上中学送上母亲为我烙的煎饼。

那时候上学,我们农村的孩子,就是用煎饼作为主食,再炒上放一点油的萝卜咸菜,作为一周的干粮。看到父亲不知道被雨水淋湿还是被汗水浸透的衣服,我心里就涌出一股难以名状的酸楚。但父亲看到我时,他那疲惫的眼神里立刻闪出一丝希望的光芒。他强打精神,一再嘱咐我,好好学习,别考虑家里的事情,为他争名誉。说罢,父亲伸手吃力的又从夹层衣袋里摸出几元钱,塞给我,让我买点炒菜吃。我知道这是父亲省吃俭用攒下的钱,已经在他衣袋里揣了了好长时间了,以至于纸币都有些皱褶。然后,父亲千叮咛万嘱咐向我交代一番,转身离去。

望着父亲消失在风雨中的颠簸背影,我眼里噙满了泪水,攥紧了拳头,暗暗重复着父亲的话语:争名誉、争名誉……

在父亲鼓励期盼中,我逐渐长大,走向投笔从戎的报国之路。那时候,没有现在的通讯条件。在军校学习深造的我,与父亲通过书信,建立起父子之间沟通的桥梁。父亲在信中,经常以为他争名誉为切入点鼓励我,遵守部队纪律,珍惜把握学习机会,为国防事业做贡献。

就这样,在我从军的道路上,父亲和我通信达二十余年之久。在军营中,我每一次进步和提升,父亲都显得格外高兴,精神大增。逢人便讲,儿子又“进步”了……父爱如山,父亲把我的进步当作他自己的荣耀,也就是意味着我为他争名誉了。

父亲是个谦逊和善的人。他不求大富大贵,却把名誉视作生命,并且融入他的血液里,寄托在儿女的身上,可谓是他一生的追求!这种追求,不仅鞭策着我,感染着我,而且督促我为之不懈的奋斗并继续传承下去!在父亲的激励下,我一直秉持农家子弟的朴实和无华,在人生的道路上,慎言慎行,以实际行动报答父母的养育之恩和对我的殷切期望。

从部队转业后,我选择了当一名警察,扎根开发区公安分局奎山派出所,一干就是10年。

头顶国徽,身着警服,无论是接处警还是到社区走访,我都牢记父亲嘱托,时时处处严格要求自己,规范执法,热情服务。在社区警务室,在田间地头,在街道的大街小巷,辖区的每寸土地都留下过我的足迹。

因为工作突出,我也先后被评为全国、全省清剿火患战役公安机关成绩突出先进个人,并被市委市政府表彰为全市人民满意的政法干警,记二等功一次。我用自己的勤勉工作争得名誉,也渐渐明白,我选择的这身藏蓝色的警服,才是最大的荣耀!父亲泉下有知,也一定会为我自豪! 父亲的荣耀,是我一生努力工作幸福生活的信条。今后,依然是我人生前行的动力!

(市公安局开发区分局 宋呈祥)

中共日照市纪律检查委员会 日照市监察委员会 版权所有 鲁ICP备15000873号 技术支持:至信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