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廉政论坛 > 清风时评

慎初重在守“初”

稿件来源:日照市纪委监委网站       发布时间:2018-07-02 15:01       浏览的次数:2281

唐代陆贽《兴元论解姜公辅状》中有云: “夫小者大之渐,微者著之萌,故君子慎初,圣人存戒。”慎初,即戒慎于事情发生之初,也就是把住第一次,守住第一关。守“初”,是慎初的根本。

 “初”之不慎,往往是由于个人品德修养不够。世界上任何事物的发展变化,都有一个由小到大、从量变到质变的演变过程。人的修养也是如此,日行一善,积少成多。如果不能守住修德之“初”,小恶可积成大恶;小节有问题,大节必然要出差错。《文言传》告诫我们:“敬以直内,义以方外,敬义立而德不孤”,意思就是说人这一生都应该坚持不懈地加强人格修养,身体力行,才能摒弃恶而不断接近善,人格才会日致完善,人生才会更加完美。

苏轼《思治论》中有言:“其始不立,其卒不成。”“初”的“防线”破了,往往会“兵败如山倒”。宋代有个“因贪一文钱走上断头台”的故事:崇阳县令张秉崖看到一个库吏从仓库里出来,顺手把一枚铜币装进了自己的衣袋,他便留心观察,发现他几乎天天如此,便把库吏抓了起来。库吏不服:“一文钱何足挂齿?”张秉崖气愤地说:“钱是少,天天贪就成了巨贪,年年贪就是罪大恶极。”最后,张秉崖在库吏的供词上挥笔写道:“一日一钱,千日千钱;绳锯木断,水滴石穿;不杀贪吏,百姓难安。”毫不留情地将库吏送上了断头台。“靡不有初,鲜克有终。”。库吏因为“一文钱”走上断头台,根本原因就在于没有守住自己的贪欲之“初”。安徽省宁国市原副市长胡琳娟在忏悔录里写道:“回顾自己从一心想干事干成事,到边干事边犯错误,直到今天严重违纪,这是一个量变到质变的过程。贪欲打开了我的堕落之门。”她直到身陷囹圄,才意识到“早知今日始,悔不慎当初”。

“初”既是“缺口”,也是“关口”。“初”之失守,往往是一名“好同志”沦落为“阶下囚”的“入口”。 有一则“轿夫湿鞋”的故事:轿夫穿了双新鞋抬轿进城,遇到下雨,开始时怕弄脏了鞋“择地而行”,但进城后泥泞渐多,轿夫不小心踩进泥水里,此后便 “不复顾惜”了。很多违纪违法的领导干部也如同轿夫一样,在为官之初也曾小心翼翼,意志坚定,坚拒一切诱惑,到后来不慎湿了“第一脚”,在兢兢业业、努力工作的同时放松了警惕,放松了自律,贪心私欲冲破了“初”的堤坝。于是,有了初次接受吃请、初次收受礼品、初次权钱交易等等。就如同“轿夫湿鞋”一样,“初”的戒律一旦被打破,面对其他的戒律也就心底坦然了。于是,一而再、再而三,最终一发而不可收,“湿了一双脚”,走上违纪违法的不归路。在形形色色的诱惑面前,党员干部守“初”不严,就会在第一次前迷失了自我,让自己在“下不为例”前节节败退。

“实实在在做人做事,慎独慎初慎微”,《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中的这句话,语重心长,值得每一位党员干部深思并且笃行。行所当行,止所当止,不越雷池一步,不存侥幸之心。只有守住“初”,我们才能有自觉接受群众监督的底气,才能使自己始终保持洁身自好。只有守住“初”,我们才能始终牢记规矩的底线、法律的红线,时刻保持警钟长鸣。“君子慎始而无后忧”,把好第一关,才能把好人生之舵,守住第一道防线,才能守住共产党人清廉、正气的政治本色。(王晓洁

中共日照市纪律检查委员会 日照市监察委员会 版权所有 鲁ICP备15000873号 技术支持:至信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