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日照好家风 > 文章作品

【日照好家风】把日子“过出花”来

稿件来源:日照市纪委监委网站       发布时间:2019-04-30 08:52       浏览的次数:1594

只要对生活永葆一份惬意,日子再苦再累都能过得有声有色,有滋有味。姥爷常说,只有乐呵呵的才能把日子过出花。

姥姥去世的那一年,妈妈八岁,小舅五岁,姥爷一个人拉扯四个儿女艰难度日。听妈妈说,一家人从没有挨冻受饿,甚至比别人家过得还都要宽裕体面些。这背后隐含了姥爷多少操劳和心酸。

姥爷身高一米八多,皮肤白皙,长相英气,衣着干净利落,可不是一般的农村老头。他爱说爱笑,每天都是乐呵呵的,尤其爱讲“溜话”。他教育子女要勤快,便说“哼呵唉呵一身痛,鸡叫一声好了病”;勉励子女要节约,便说“吃陈粮烧陈草,满园的果子数咱好”;调侃生活拮据,便说“秸秆沾油下了锅,推着火石赤着脚”……

为了养家糊口,姥爷日夜操劳,既要千方百计做些营生补贴家用,养猪、卖鸡蛋、卖柴火、卖樱桃、做小生意……还要逼自己掌握一些“新技能”,蒸馒头、磨豆腐、做针线活……

姥爷做的针线活儿在乡邻间公认的“宜当”,让很多大娘婶子的都自叹不如。妈妈结婚时候穿的大红棉袄就是姥爷熬了几个晚上做的。我和弟弟从小到大的棉袄、棉裤、棉鞋大多出自姥爷之手。姥爷做的棉袄,不仅穿着暖和舒适,而且很是精致好看,有时会在衣领上、袖子上绣一朵小花,或者缝上一只可爱的小动物,憨态可掬,活灵活现。记得有一年冬天,姥爷给我做了一件当时最流行的面包服,比商店里买的还要漂亮,我喜欢得不得了,每天都穿着,睡觉都舍不得脱下来。每当有人问:“你的面包服真好看啊,哪里买的呀?”我便一脸骄傲地答道:“这是我俺姥爷给做的!”

姥爷喜欢听戏唱戏。他有个唱戏机,管它叫“戏匣子”,常抱在怀里听,做针线活儿的时候尤其爱听,从吕剧《小姑贤》到豫剧《花木兰》,从京剧《铡美案》到评书《杨家将》《岳飞传》,还有本地的周姑子戏……姥爷坐在天井里,戴着老花镜,纳着千层底,边听边咿咿呀呀地哼唱着。阳光穿过叶隙打在他身上,发出温暖的光,就连那满头白发都银亮亮的。

“姥爷,好了吗?”“姥爷,怎么还没做好?”我坐在针线笸箩旁,一边帮姥爷认针,一边迫不及待地等着穿新鞋。姥爷看我心急的样子,笑着说:“做人做事就像纳鞋底,针脚得细密扎实,一针一线急不得。”

 

小时侯,在姥爷身边玩耍的花样也多,挖荠菜、摸鱼虾、采蘑菇、放风筝、摘蒲公英、种花、看戏……还有仰望燕子回巢,上山采撷春天,在空谷放歌,在田埂旋转,看天井里落雨落雪,去照相馆拍照寄给远方的亲人……他就像一颗启明星,让我去学会发现身边的细小美好,认识生活的本来模样。

夏天晚上,月光如银,凉风习习, 姥爷会带着我和弟弟抓知了龟,炸着吃,配上刚熬的小米绿豆粥,简直是饕餮了。吃饱喝足后,让姥爷给“抻抻脖,长大个”,或者研究手上有几个“斗”,姥爷说“一斗穷,二斗富,三斗开小差,四斗当大官,五斗簸簸箕,一辈子不坐下”。

“姥爷,快帮我看看我有几个斗,是不是三个?”“哈,是三个,那你上学可不能开小差啊,得认真”……

这样的生活不沸腾,却始终温暖如春。“不要愁老之将至,你老了一定很可爱”,说的就是姥爷这样的人吧。

在他身上,没有久经岁月冲洗后的麻木与寡淡,而是始终保持着对生活的热乎劲。时光流转、生活变故,给他带来深深的伤痛,但他总能以乐观态度来面对人生的困境,将万般情感融入对生活最本真的坚持和表达,让平凡的生活也能过得有滋有味。

但生活终究是生活。在那年樱花纷飞的季节,姥爷永远地离开了我,永远地把那些如花的日子留在了我的泪花里……

中共日照市纪律检查委员会 日照市监察委员会 版权所有 鲁ICP备15000873号-1 技术支持:至信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