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日照清风 > 清风文苑

【清风荐读】关于冬树和落叶的寓言

稿件来源:日照市纪委监委网站       发布时间:2019-11-14 08:47       浏览的次数:327

冬天,为我们冷静地思索营造了一种清峻、宁静而旷阔的语境。关于冬树和落叶的话题,对于人的想象力是一种无形的考验。

漫步在树影斑驳的疏疏冬林,望着那些光秃秃的抖瑟着枝桠的树,女儿突然发问:“爸爸,那些树上的叶子怎么都不见了?”

“你才发现啊?已经是深冬了,树上的叶子当然早就落光了。”

“叶子为什么要落?难道冬天来了,树就不要他们了吗?”

“也不知道你是否能听懂,我且说说看,就算是关于冬天的树和落叶的一种寓言吧。比方说,叶子是树的儿女,树枝是他们的家,家里有温暖美丽的春天、热情奔放的夏天、富饶爽朗的秋天,树就叫叶子们聚到家里一起笑啊、闹啊,自由喧哗,随意张扬。阳光出来啦,就晒晒太阳;风云过来了,就戏嬉风雨,树感到这样的生活其乐融融,甚至仿佛触摸到了生命的真谛。秋天,树还捧出一树黄灿灿的果实让叶子们分享。可是正当大家准备享受果实的时候,寒冷的冬天来了,挟裹着强大的寒流,逼仄和驱赶着温暖将热情向南方转移。也许是树想把叶子们托付给温暖,也许是叶子们对温暖产生了爱情,想与温暖一起到南方安家,可是温暖胆小无情,一眨眼就逃得无影无踪。叶子们焦急得陡然昏黄了脸色,一出家门就被狂风卷起,四处播扬。叶子不但跟不上温暖的脚步,而且再也找不到回家的门。于是,有的叶子四处飘泊流浪,鼓动着思念的翅膀;有的碾作泥尘,与大地融为一体。”说到这里,我感到女儿握紧了我的手。



“树为什么不跟叶子一起追赶温暖?难道她不怕冷吗?还是不想见她的叶子啦?”

“树呀,有一种忠诚于大地的性格,她特别耿直,特别重感情。在哪里扎根,她就在哪里生长,在哪里安家。任何生命过程总会呈现许多低谷状态,冬天就是树生长历程的一个低谷,但正是这个低谷考验和磨练着树的生命弹性和张力,把树的无畏精神和勇敢质量推向了一个生命的巅峰。直面寒冷,即使没有了一片叶子,树也不会胆怯地跑掉。你看,那刺破天穹的桠枝是她冲冠的怒发,那悲愤的杨鸣是她凄怆的论争;那呼啸着的怒吼是她冲锋的号声……整整一个冬天树都在镇静地用冷峻的表情与寒冷抗争着,用抗争的姿态守望着家园。她怎么会不想自己的儿女呢?叶子一出门,她就派出了成千上万的种子去追赶叶子。可是种子们一着地,便被冬天冰封于尘下。在那些艰难而激烈的日子里,树就是靠浓浓的思念之情维系着她的精神世界,打破无边的孤寂之感和无数的妥协之念。待冬树击退了寒冷的进攻,叶子们就化作一点春色羞涩地回家了,躲在树的怀抱中忏悔。可是快嘴的燕子唧唧叽叽地宣告了春天的到来,多情的叶子们便抑不住自己的情感,偷偷探出芽头寻求温暖的踪影,不经意地忘却了痛苦和酸楚,又一次沉迷和放飞于温暖,并献出最靓丽的绿最美艳的花。这是树也是人的一种不渝的生命主题和无奈的情感悲哀。”



种子呢?”

“种子找不到叶子,感到无颜回家,直到春暖花开才肯破土而出,模仿着树的样子演绎着叶子和温暖的爱情故事。于是,无数的种子一起铺展成满山遍野的郁郁绿色、浩浩林海。”

“明年冬天寒冷是不是还要来?温暖和叶子们还要离开树吗?”

“是的。他们总是在重复着昨天的故事。”

“这样反反复复的生活太没意思啦!”

“不,孩子,历史总是在每天为树安排不同的内容和不同的感受,每棵树就是在这种平淡而反复的生活中逐渐长大成材,树的家族就是以这种周而复始的吐纳形式,才得以生生不息,这就是它们以树的形式存在的全部意义。难道人不也是这样的吗?”

“可是冬天松树的叶子为什么不落?”

“如果长大后有机会周游全球,你会亲身体验到我们生存的世界是何等博大多彩。不同的地域气候不同,树木赖以生长的氧气、水分、土壤、气温等差别很大,繁衍出庞大的树家族,就象我们人类一样。树的家族有各形各样的树种,就有多姿多彩的叶子,叶子的秉性常常因为树种的不同而各异。有的树种是常绿品种,寒温带的人们称之为耐寒树种,他们的叶子通常不随时令的变化而败落,但如果观察细心一点,你会发现其实松树的叶子也是逐渐褪色、零落的,因为每一种叶子都是有生命、有情感、有生存极限的,都要符合生息存亡的自然规律。温带耐寒树种并不多,以松树为主,松树的叶子呈尖细、坚硬的针状,他们有耿直、孤傲的性格,有淡泊宁静的心境,对温暖的柔情和寒冷的无情同样无动于衷、不屑一顾,一心张扬自己的生命状态。因其傲而往往离群索居于高山深谷,因其质而往往为建筑青睐的上乘之材,因其品而往往受人敬重讴歌。”



“树到底能活多久?”

“树有强大的生命力,树的家族史比人类史更长久。人类从树的家园走出了历史的地平线,但一直没有走出树的怀抱。从莽莽原始森林、浩浩林海雪原到源源不断的煤田,我们一直在树的温暖中呼吸着树的气息,感受着树的脉动,树与我们的生存和生活息息相关。但就个体而言,树的生命力和人有着惊人的相似。俗语说‘十年树木,百年树人’,指的就是各自成材的期限。尽管如今树的家族仍不乏千年长者,但大多数在成材之后,便失去了生长的机会,对于呼吸着空气、吸纳着水分、吸收着阳光的生命历程正如人的生命到了终点。树的生长历程多么象我们这些普通的人,也许有的树在芽苗阶段就枯死了,有的在弱体之年就夭折了,有的在成材之前就被掠去做了“童工”,甚至大片大片的森林被无情的大火毁灭掉了,但其毁灭的形式往往是散发着光和热的燃烧,在燃烧的过程中向历史表征和实现着其存在的价值;即使是天翻地覆的大地震沉陷,树的生命力仍然顽强地通过煤的形式保存下来,穿越数万年的时空,被挖掘出来重新发出光和热,成为维系人类生存和延续的重要资源,这是多么了不起的伟大质量,正如人们心中永远活着的革命烈士和仁人志士。树以保持忠诚于大地和忠实于自己的使命的原有姿态倒下了,但生命力并没有断流,她们开始以独特的存在形式了开拓着另一种生命历程。有的成为顶天立地的砥柱,有的成为独撑一面的脊梁,有的成为巧夺天工的素材,有的成为豪华装饰的原料;也有的成为朴实的生活家具,成为一枚小小的楔子,成为扶持老人的拐杖,成为指点江山的教杆,成为顿悟成佛的喝棒等等。由动态生长到静态生成,树的生命形式得到了转化,同时生命力也得到了淋漓尽致地发挥。无论成为什么,都是以一种物的形态存在,并默默无言地体现和实现着存在的价值。恰如正在诚实地活着的人和那些生命已逝价值永存的人。那些虽已失去了生命本体的人,但因生前的奋斗和奉献,永远地活在人们的心中,他们的人生作品或生存精神砥励着活着的人们,他们的生命力和树一样让人感念,一样久远,甚至是永恒。

中共日照市纪律检查委员会 日照市监察委员会 版权所有 鲁ICP备15000873号-1 技术支持:至信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