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日照清风 > 教育基地

警钟丨规划权如何成了他的“生财”权

稿件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发布时间:2020-01-06 11:16       浏览的次数:640

  “我轻易被物质诱惑和腐化,对组织的函询、谈话和岗位调整没有清醒的认识,以致今日结局。”这忏悔声来自重庆市江津区双福工业园规划部原部长王维。这位手握规划大权的部长,没有规划好园区的发展之路,却给自己规划了一条“生财”之道。

  1999年,王维通过公务员考试成为一名乡镇干部,并给当时的自己定下了当公务员后第一个人生目标:当个副镇长。

  但王维想当副镇长,却不是为了更好地担当作为、为民做事,而是想享受签字报账、上班下班坐公车、天天有酒喝的领导“风范”。

  人生的扣子从一开始就要系好,而王维不仅扣错第一个扣子,而且一错再错。

  2004年,王维调到江津区双福工业园干规划工作,在专业对口、业务熟悉的情况下,王维的工作有声有色,2009年,便担任双福工业园规划部部长。

  此时,正应该是王维鼓足干劲大有可为之时,但他却在老板商人的“围猎”中,逐渐沉迷于奢靡堕落的腐化生活,而当看到其他同事当了领导后,王维心理更不平衡。于是,他对自己的人生目标进行了“调规”:“这辈子不当领导只找钱”。

  有了新人生目标的王维立即着手给自己规划了用“话语权”收“协调费”、用“审批权”收“感谢费”、用“知情权”收“中介费”这三条“生财”之道。

  用“话语权”收“协调费”。规划工作在园区有很大自由裁量权,当有企业想要入驻双福工业园或企业拟签约的土地不符合用地规划,需要进行规划调整时,王维就故意告诉企业主,自己跟园区领导交情好,说话管用,能帮助他们去运作协调,但是需要给些“协调费”。收钱后,王维便利用自己规划部长的“话语权”说服领导调整用地规划,往往能够“马到功成”。例如,2016年5月,重庆某科技公司想在双福已建厂区边上再买块地搞物流项目,但土地不合规。在企业给王维50万元“协调费”后,王维顺利“说服”领导,帮企业拿到建设用地。2009年至2019年,王维先后以帮助协调为名收取他人“协调费”218万元。

  用“审批权”收“感谢费”。双福工业园开发量大,弃土场紧缺,弃土场的远近对土石方工程利润的影响大。王维就利用弃土场规划审批权,将“弃土场”变成了自己的“聚宝盆”。例如,2017年7月,某企业负责人请求王维帮忙选择一个离项目近一点的地方用于弃土,并表示会进行“感谢”。王维利用职务之便帮助该企业就近审批了弃土场后,收受企业给的20万元“感谢费”。2012年至2018年期间,王维先后为5名土石方老板审批其承包项目周边的有利弃土场,收取“感谢费”共计128万元。

  用“知情权”收“中介费”。在参加各种会议以及工作中,王维了解掌握了很多企业的信息,于是他就利用这些信息在各个企业间充当掮客,收取“中介费”。例如,2017年,重庆某房地产公司拟将位于双福工业园的土地和公司转让出去。王维得知后主动联系该公司一名股东,表示愿意帮助联系买家,谈成后只需要给点“中介费”。后经王维介绍,该房地产公司和重庆某置业公司签订转让框架协议,王维也从中收取了50万元“中介费”。

  依靠“规划部长”这一身份,王维在“生财”路上赚得盆满钵满,但他却认为单靠“规划部长”这一身份在社会上不能都吃得开,为了更好地行走“江湖”,挣钱捞钱,王维当起了“王老板”,以其父亲的名义投资了多家公司、项目,金额多达900余万元。然而,因不懂经营,投资出现严重债务危机。而此时一些大小土石方老板都来找王维拉关系,送礼送分红,王维对这些人也就来者不拒。“王老板”的身份没有使王维在“生财”路上更进一步,却使他在违纪违法的泥淖里越陷越深。

  2019年5月,江津区纪委监委对王维进行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2019年8月,王维受到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其涉嫌受贿犯罪等问题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主观上忽视了对外部环境变化后自身党性道德修养的加强和对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的重新正确定义和把握。”王维在忏悔书总结了自己的“病因”,但人生只有一次,走错难以重来,这样的悔悟终究来得太晚。(重庆市纪委监委 || 责任编辑 喻大伟)  

中共日照市纪律检查委员会 日照市监察委员会 版权所有 鲁ICP备15000873号-1 技术支持:至信科技